展会观众参观时间:
2017年 6月13-15日

上海浦东新国际博览中心
欢迎(中文English
首页 / 最新消息

【峰会】怎样把声音运用在讲故事上,杜比学院负责人康戈澜告诉你答案

杜比全球学院负责人康戈澜也要来NAB ShowShanghai GIX上海全球跨媒体创新峰会啦!康戈澜现任杜比学院负责人,在1999年至2010年负责运营卢卡斯影业的Skywalker Sound公司。在他的领导下,Skywalker Sound团队曾获得了14次奥斯卡提名。

 

关于杜比实验室
杜比实验室长久以来一直被视为电影业的杰出音效技术提供商。从 Stanley Kubrick 的《发条橙》(第一部使用杜比降噪技术的电影)开始,我们一直处于改进电影音效的最前沿。考虑到我们增强电影观看者听觉体验的历史,我们创办了杜比学院来教育和激励内容提供商在其所有项目中使用音频和视觉技术的强大功能。
音效常常被视为一种事后想法 — 电影拍摄后、游戏动画制作后或应用程序开发后才会考虑的事情。杜比学院的目的是帮助作为艺术家的您在整个创意过程中批判地考虑音效。
“杜比学院通过在整个创意过程中提供教育、激励和支持来吸引艺术家,”杜比学院院长 Glenn Kiser 说。“我们鼓励从一开始就将音效和视觉动作看作讲述故事的工具。”

 

康戈澜曾表示
声音和画面的最根基关系是直接对应关系,即声音直接对应银幕上的画面,业内俗称“看到声音,听到声音”。但这是初学者的做法。更高阶的做法是,更抽象地使用声音,声音也不必然要对应画面。闻名剪辑师和声音设计师沃尔特·默奇曾说:信息经由过程画面这个前门传达给不美观众,而声音是后门。声音更偏潜意识,所以用更为抽象的体例措置声音是没问题的。
在《教父》中,当迈克尔第一次筹备在城里的意大利餐馆杀人时,我们能听到列车驶过的轰鸣声。但前后画面中并没有呈现列车,是以声音和画面并不合错误应,阿谁声音只是象征地浮现迈克尔心里的强烈波动。但不美观众并不会质疑这个声音的呈现,因为在城里听到列车驶过的声音很正常。是以《教父》虽然是单声道混音,但其声音设计很是复杂,很有设法和创意。
康戈澜是科恩兄弟的粉丝,他们曾合作过的音效巨匠Skip Lievsay(《冰血暴》)很棒,他们与作曲家的合作也天衣无缝。但真正让我感动的是片子节上一些小成本影片的创意声音设计。在圣丹斯片子节上,我被成本不到100万美元的《抽搐症候群》惊艳到了。它讲的是一群高中女学生患有疾病妄想症:觉得疾病爆发了,但其实是心理浸染。这样的设定给了音效师很大的阐扬空间,用声音去默示这些女生的主不美观体验。该片的年青音效师叫Chris Foster,我和他取得了联系,在纽约见了面,但愿往后能和他有合作。
还有一个例子是《45周年》,讲述成婚45年的一对佳耦的故事。影片大部门场景发生在他们家里。经常有大段剧情是他们两个在家里,没有对白,没有音乐,这给了音效师一个绝佳的机缘,经由过程声音把房子自己酿成一个脚色。它会发出嘎吱响,象征了他们的糊口如一潭死水。像这种小成本影片出乎意料地、创意实足地运用音效是让我最兴奋的。

 

 

 

2017年NAB Show Shanghai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跨媒体技术展的观众注册已开放。点击http://register.nabshowshanghai.com/登记注册。

 

NAB Show Shanghai最新消息
提交邮箱订阅更多最新消息
主办方